山东家具五金件加工厂主营:家具五金件,家具配件,家具五金配件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作者:家具五金    来源:www.zhusujgc.com    发布时间:2020-02-14 15:26    浏览量: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5月21日,由西安市委、西安市政府主办的“第四届城市复兴论坛暨《第三路径》当代艺术展”在西安举行,一大批艺术大咖齐聚老钢厂设计创意产业园,从上午九点开始,大家就本届论坛主题“创享艺术,美好生活”进行了各自精彩的发言。

  让艺术走进普罗大众是艺术从业者的神圣使命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原副院长李文儒

  故宫是帝制时代传统文化和传统艺术集中的地方,它是权力和财富的表征,但自从故宫变成故宫博物院之后,它就开始不断的实现文化转型,由过去的一姓、一家、一人,变成全人类共享的文化和艺术。

  现在到故宫参观的人,已经连续三年突破1600万,这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博物馆都无法达到的参观量,这就是文化和艺术的变化。它由一个人的天下、一个人的宫殿变成所有人都可以走进去,去了解那个时代的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的标本,并能从中吸收灵感和养料,以影响和创造我们今天乃至未来的生活。

  文化艺术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城市的灵魂,西安的文化遗址到处都是,关键是如何利用、激活以及转化。热爱艺术、追求真善美是人的天性。让艺术融入生活是文化建设者的职责,让艺术走进普罗大众是艺术从业者的神圣使命。

  “台湾桃园”正在被小地方改变着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台湾文创专家 黄兰燕

  桃园曾被评为全台湾最难吃、最不好玩、最没有特色的地方,而现在桃园是台湾一颗闪亮的明星:这里有一个镇叫大溪镇,是古老的木材输出门户,以大汉溪为河运管道,虽然河运早已没有了,但古渡头仍然保存,历史上还没有桃园的时候就有了大溪,我们做了“大溪生态博物馆”,这个“生态”不是植被、雪山这些概念,而是指大溪这个小镇所有的生活形态,包括老街、自然景观、节庆以及大溪人的日常生活。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当地居民就是大溪生态博物馆的主人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大溪老茶厂

  我们保留了二三十间日本房子,面积普遍较小,最大的100多平,保留了建筑的原汁原味。小镇上有很多风味小吃,我们鼓励老板讲出自己的故事。一开始,他们不太愿意讲,我们对他们说,讲别人的事情是知识,讲自己的经历就是故事,一定是有温度,有力量的,渐渐地,豆干店的老板愿意讲了,手工艺人也愿意讲了……小镇的故事就被我们挖掘出来了,他们讲得不紧不慢,游人听得津津有味……渐渐的,年轻人回来了,他们开始买房置业,改造故乡,也开始搬着凳子听老人们讲故事。整个大溪就是一个无围墙的“生态博物馆”。

  西安有没有可能衍生出“戏剧集中演艺区”?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上海德必集团董事长 贾波

  世界发达国家的文创产业园区对聚集区非常重视,比如伦敦西区(London's West End),它是与纽约百老汇齐名的世界两大戏剧中心之一,一共拥有49个剧院,这49个剧院大多数集中在两个街区,上演的剧目从音乐剧、话剧、歌剧、芭蕾舞、现代舞到木偶剧、儿童剧,像《猫》、《歌剧院的幽灵》、《黑衣女人》等剧目已上演几十年,给伦敦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伦敦西区

  我一直有一个想法,中国有非常丰富的戏剧资源,但是缺少一个去哪里旅游,可以集中欣赏戏剧演艺的区域。西安每年有数千万的游客,我觉得有没有可能,西安也可以衍生出类似“伦敦西区”这样的地方,让大家除了看兵马俑、法门寺,还可以留在这里看上三、五天的戏剧?

  城市量级的超级艺术IP需要“小题大做”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观念艺术家 梁克刚

  这些年,我国的综合国力逐渐强大,但是软件方面和西方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差距,而未来的竞争,主要就会集中在知识产权方面。如何打造出艺术界的知识产权(艺术IP)呢?先来看看国外的例子。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这里是法国瓦兹河畔的奥维尔小镇,长眠着梵高和他的弟弟。小镇很有意思,梵高留存于世的画大约有四、五幅画是关于小镇的,其中包括镇里的一个教堂和梵高最后自杀的“乌鸦麦田”,当地人把原作喷在金属板上,你会发现,如今那个教堂和那片麦田和梵高画中的一模一样,大家都是非常精心保护这个地方。原本,法国像奥维尔这样的小镇有3、4万个,它完全是不起眼的,但是因为梵高,每年有上百万人去,它已经成为法国最有名的小镇。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这是西班牙的毕尔巴鄂古根汉姆美术馆。这座建筑拯救了一座城市。毕尔巴鄂市在欧洲曾一度以出口铁矿石和制造铁器闻名,1980 年代,经济危机沉重打击了这里的重工业基础,又不幸遭遇了 1983 年的洪灾。

  在艰难时刻,政府邀请了美国古根海姆博物馆在毕尔巴鄂建设一所新的古根海姆博物馆,博物馆耗资2.3亿美元,由建筑大师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操刀。在博物馆建成的第一年, 毕尔巴鄂便吸引了 130 万游客;仅仅 6 年,启动项目的资金便全数收回,同时还为该地区带来 1.75 亿美元的收入。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如今,对于本地市民来说,博物馆是精神支柱;对于艺术爱好者来说,这是值得专程拜访的当代艺术博物馆;对于政府官员来说,这或许是值得一试的城市活化策略。

  西安,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可以把一个节日、一处遗址、一个纪念馆做深做透,“小题大做”也好,邀请KOL(意见领袖)也行,总之,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新,人泛我专,城市独特的艺术IP价值自然就会彰显出来。

  只要小朋友喜欢我们的艺术,我们的艺术就有希望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雕塑家、画家 刘若望

  我是陕北佳县人,在榆林学画画,在西安上大学,大学没念完就当了“北漂”。大约十几年前,我采用汉代陶勇的手法,做了一组解放前的人。那个时候,雕塑界普遍都采用西方雕塑的表现手法,人物轮廓非常明显,但是我们中国人五官是扁平的,我觉得应该用我们中国人的手法去表现真实的中国人。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每个艺术家都应该忠于自己内心的想法,做出的东西要能激发想象。大约2007年,我开始构思《狼来了》,到2010年完成全部的110匹狼和武士的雕塑,摆在798艺术中心,很多人都喜欢,小孩子会骑到上面玩耍。曾有人说这是亵渎艺术,雕塑应该放在美术馆里,怎么可以随便让人游乐玩耍?可我觉得展示《狼来了》没有比放在公共空间更好的地方。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后来,威尼斯双年展、德国北部艺术区、新西兰皇后镇都先后发出邀请,西方媒体的评价重点放在了人与自然的关系上。我觉得一个雕塑作品,不仅要考虑与环境的关系,还需要考虑作品的材质是否耐久,如果时间久了后会出现什么情况等。《狼来了》采用铸铁,时间久了就会生锈,如果不断有人摸,不仅不会生锈,还会散发出质感,最早在798放的“狼”就有人专门收藏。

  最近,《狼来了》在法国展出,放在广场上,很多人都骑在上面,尤其是小孩子们特别喜欢,我想,只要小朋友喜欢我们的艺术,我们的艺术就有希望。

  我们应该从过去中汲取养分,充分理解后才能知道未来在哪里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法国摄影家、策展人苏善书

  我将1900年的巴黎老照片和现在的街景组合在一起,过去的人物正行走在现代巴黎的环境里,我们可以发现自己的过去正在这些照片之中。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1900年的巴黎人可能非常想生活在今天,而今天的人又有些向往过去的生活,在高科技生活的今天,我们的内心却越来越空虚,我的工作就是帮助大家找到自己的过去。无论是中国人、法国人还是其他国家的人,每一个人都应该从自己的过去和世界的过去中汲取养分,充分理解过去之后,才知道我们的未来在哪里。

  设计改变生活,这样的生活是我们想要的吗?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教授、博导刘克成

  我是一名建筑师,建造是我的职业,我想从一个更大的视角跳出来,对建造这件事做一个回顾。人类在童年的时候,生活环境和动物没有区别,后来,自身能力增强了,开始养牲畜, 学会了种植并开始定居。遇到树林会用木,遇到石头就用石砌,这个时候,人依恋自然,与自然的关系是最和谐的。可是当人类进入青春期后,就开始想征服自然了,这就像一个玩火者,但是这种玩火不是玩魔术,而是开始毁林、开垦,大幅度的改变自然。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现在,我们的世界就是这个样子:这里可以是北京、东京,也可以是纽约、上海,包括西安的部分地区也接近了这个样子。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这是印度,牛在楼下看人,人蹲在楼上看牛。若干年前,我在瑞典一个城市,有一个21世纪生活方式展,看到一个金属架子,上面绑满了绿塑料条,风吹过来使劲响,上面写着“未来之树”。我们可以想象这样的场景,当你老了,孙子问你,树是什么?你告诉孩子,树就是有一个主干,上面有很多分叉,挂了很多像条一样的东西,风吹来就会响。

  设计改变了生活、改变了世界,但是这种改变,是我们想要的吗?

  老钢厂起初不被看好,到如今拥有“四个力”

  在活动现场,法国设计师联盟主席蓝雅诺 Arnault Garcia、建筑师张赫天等也进行了精彩发言。下午5点,著名建筑师陈展辉、融创中国华北区域集团营销中心副总经理孙锡文、上海德必文化创意产业园研究院院长苏荣等嘉宾出席了主题为“艺术与产业升级”的高峰论坛。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老钢厂设计创意产业园创始人 全建彪

  全建彪说,大家都知道,老钢厂设计创意产业园是在原陕西钢厂老厂房的基础上建设起来的,以设计创意为主题的城市主题产业园。起初,很多人都不看好,说西安不是北京、上海,这个地方不可能成为艺术区,但是四年来,在很多朋友的支持和帮助下,老钢厂艺术区一步步成长,一步步坚持,成就了今天的辉煌。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我希望老钢厂能成为西安的文化地标,我们不仅要把建筑做好,也会做好内容,会将更多的艺术作品融入园内,一位策划大师总结说老钢厂有“四个力”:历史的穿透力、文化的感染力、视觉的冲击力和企业的创新力,这“四力”是给我们一个很好的鼓励,我们会继续努力!

  始终关注普通人的生活,我们才会收获更好的城市

  西安市城市记忆博物馆馆长、Local本地创办人宋群说,外地的朋友了解西安多是通过书本、媒体,一讲就是十三朝古都,一谈就是周秦汉唐,但那是帝王将相的历史,西安除了帝王,还有普通人。无论我们这个时代多么宏大,无论建筑师做的项目多么宏大,归根结底,我们都是城市里的小人物,希望今天来的所有专家都能把自己还原成一个普通人,用普通人的视角去关注普通人的生活,我们才会收获一个更好的城市。

  《第三路径》当代艺术展

  2019年5月21日-6月4日

  展出内容:中、德、意、法等多位艺术家参展,包括意大利艺术家米洛特、德国艺术家艾恩、法国摄影家苏善书、中国艺术家刘若望、强世军、黄木、苏爽、赵海涛等人的作品。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一群“大牛”来到西安一旧厂房,谝了8个钟头

  展出亮点:艺术家赵海涛用10万个回收来的废旧气罐做成的艺术造型,以呼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保护青山绿水是我们所有人的责任。

  地点:西安市幸福南路109号西安建大华清学院内老钢厂设计创意产业园12号楼东侧

  图文转至网络,若内容涉嫌侵权,请告知我们删除!

相关新闻推荐

关注官方微信

山东家具五金件加工厂 版权所有